佛教艺术总览
 佛教建筑
 佛像雕塑
 佛教音乐
 
 
 
 
 当前的位置: 莲山双林寺 >> 佛教艺术 >> 佛教艺术总览 >> 正文  
 
 
佛教艺术总览
 
作者:佚名   来源:莲山双林寺   阅读:4943   时间:2007/1/4  
 
   佛教艺术导源于印度工巧明业。自原始佛教至部派佛教时期,由于戒律中(沙弥十戒)有“远离观听歌舞”的明文规定,故未能建立艺术发展的基础,而仅限于佛足、金刚座、菩提树等的雕画,以为佛陀的象征。约至公元前后,大乘佛教兴起的时候,雕刻、建筑、绘画、工艺等艺术活动始随印度都市工商业与部分进步派僧侣的革新精神而兴起,打破以往小乘时代不敢模拟佛像的观念,而普遍塑造佛像供养礼拜,佛教艺术乃藉造像而大兴。

   印度佛教艺术可大别为兼具希腊、印度、大夏、安息等艺术素质的犍驮罗艺术与印度佛教艺术。至笈多王朝(302),以摩揭陀为中心,统一印度,印度本身的艺术乃与犍驮罗艺术先后依附于佛教而东传中国。至隋唐的世,无论佛教义理或艺术均已与中国人性情精神相结合,并融入中国特有的情操与气度,使佛教艺术衍为纯中国的型态。

   就佛教艺术发展的广大范围与源流而言,可略分为三大系统:(一)小乘佛教艺术,其艺术主体系以根据初期佛教遗物崇拜为基础的佛塔建筑,另于绘画雕刻方面则多以本生谭、譬喻故事为主题,直至后来佛像制作普及后仍持续此一倾向。此系统包括锡兰与东南亚等南传佛教诸国。(二)以尊像的制作与崇拜为中心的大乘佛教艺术,源于印度,经中亚而开展至中国、日本。然于中亚与中国的初期,小乘佛教艺术的色彩甚浓。 (三)密教艺术,约始于七八世纪的印度,其中一流系经中国而传入日本,成为日本平安、镰仓时代的艺术主流;另一流系经尼泊尔传入西藏而展开喇嘛教特有的艺术风格,其后亦扩及蒙吉、东北等地。

   若纯粹就大小乘佛教艺术的特性而言,则小乘佛教艺术多指印度的初期艺术与锡兰等南传佛教诸国的艺术。如前所言,其艺术主体多以佛塔为中心,其时亦有部分佛像的制作,然佛像所呈现的风貌样态乃历史性的佛陀形像;与此相对,为呈现多样化风貌的大乘佛教艺术,其佛像制作则以呈现理想化的佛菩萨诸尊等尊像崇拜的雕像、画像为主。又随大乘佛教各宗派思想的发展,而有净土宗艺术、法华经艺术、禅宗艺术、密教艺术等各具特色的宗派艺术产生。以密教艺术而言,最大特点在于其宗教仪礼与艺术密不可分的性质,如密教修法中的本尊像、诸尊图像等,实乃密教艺术最重要的主题。此类尊像多为印度教的诸神转变而来,入于密教后,复扩增其尊像种类,并变化其形像(如多面、多臂的异型尊像,与怒发忿颜、手持武器的忿怒像)。上记的外,密教随修法所需的曼荼罗而依准经典、仪轨的记载,描绘出各种曼荼罗图像,如两界曼荼罗、尊胜曼荼罗、北斗曼荼罗等,此类曼荼罗图像普遍流行于西藏、中国、日本。又各类密教修法的法器,如金刚杵、铃、幢、铎、铙钹、炉、宝珠、花鬘、真言符印、摩尼轮等,亦为密教艺术不可少的一环。要言的,密教艺术各种复杂变化的特色,使的于整体佛教艺术中占有重要的角色。

   若就一般艺术的分类而言,约可将佛教艺术分别为建筑、雕刻、绘画、工艺等数种,兹分述如次:

(一)建筑

   据传世尊在世时已有具备本殿、寮舍、仓库、客室、火屋(厨房)、经行堂、温室(浴室)、前堂、莲池、病室等设施的祇园精舍,惟事实不详。当时遗留下来的建筑主要有塔、塔院(制多堂)、僧院、尖塔等,通常组合三、四种即可构成一个伽蓝,主要建材为砖、石材。

   就建筑型态而别,大抵佛教建筑有塔、石窟、僧院、玉垣、门、石柱、幢、曼荼罗等类型:

(1)塔意译坟、庙、高显处,营建源于对佛陀舍利的崇奉,故具有佛教崇拜的独特风格,为佛教特有的建筑,通常皆为佛教建筑群(伽蓝、寺院)的中心。样式有自然的圆形,半球形覆钵式(始于阿育王时)、方形等。材料则印度古塔多内部积累土石,外部蔽以板石或泥灰。半球形覆钵式即印度的古塔,最重要的遗构可见于山琦遗迹,塔的最中心处埋藏舍利容器,四周围以栏楯,塔门敞开。通常古塔平面的直径比塔的高度大,此系其最大特色,其后始逐渐增高。如犍驮罗式建筑于数重基坛上的覆钵式塔,其圆筒高度已显见增高,且基坛呈方形,凡此皆由纯粹古塔形制变化而来。此一形制传入中国后,可见于砖造或石造的雁塔、喇嘛塔等。另如中国、日本所遗存的木造塔婆(通常有三重塔、五重塔)亦为此一塔制的变化型态。此外,密教、日本的木造多宝塔、石造五轮塔、宝箧印塔等则为塔制的新形式。

  
(2)石窟于小乘石窟中,以跋阇(Bhaja)、康打哩(Komdane)为最古;中国则以大同、云冈石窟最奇伟,系北魏、隋朝的遗迹,此外尚有河南洛阳龙门、巩县、南京栖霞山、山西太原天龙山等处。石窟内部,遗存有丰富的尊像雕刻、装饰、壁画等,充分显现出佛教艺术的综合风貌。
  
(3)僧院又称僧坊。有单独僧房、单层僧院、平地僧院、重层僧院等四型。岩窟中亦有遗存的遗例,较常见者有三面围成的正方形,中央为空间广阔的中庭,与中国、日本三面僧坊的形制极为接近。另有由四面配置整然、围绕中庭的四面僧坊,此一形制系由犍驮罗逐渐普及于中印度。印度的僧院初时为木造,后渐采用石造,中国与日本则一般为木造。于僧院中,另有祠堂、讲堂等大众生活所必需的建筑,通常由此等堂塔组为一伽蓝而形成一寺院。然在中国,多以七组堂塔为一单位,乃所谓七堂伽蓝的格局,其后亦传入日本。一般而言,七堂的种类与配置并无定规,常依宗派的别而累增,或改变用途、名称、型态式样等。
  
(4)玉垣又作周垣,凡伽蓝、塔、僧房等建筑物周围均有石质玉垣围绕,通常由石格、贯及地覆构成,上施以极细微的浮雕,构图多取狮、象、牛、马等动物及法轮、菩提树、本生谭等。
  
(5)石柱阿育王曾刻诏书、法敕立于国境。柱端钟形,上载象、狮、轮宝等。
  
(6)幢梵语dhvaja,意译旗、标志。于印度,幢的样式类别有三种:1.形状如旗,2.塔盖左右各树一斜竿,3.塔前左右各树一石(如中国长方形碑)。

 
  
(7)曼荼罗形像曼荼罗有以金、银建造者,形制则有圆坛、方坛、莲华坛、三角坛等。


   各国的佛教建筑常因各地人文及地理因素而各显特色。锡兰的遗存建筑与印度大多相同,缅甸、泰国、柬埔寨等地,则杂有木造建筑,爪哇的婆罗浮图(Boro-Budurl)为一表现密教九层曼荼罗的大规模石造建筑。西藏的大寺院,多建于山麓斜坡上,配置有多种建筑,连接在一起,呈现一种欧洲风格的市街景观,特色为塔身下部尚有一细小的喇嘛塔。中国的佛教建筑多仿皇宫式的建筑,其典型设计多以主要建筑物整齐、对称地配列左右两方,山门与天王殿、大雄殿、法堂、方丈等呈一直线并列,其左右分别设置钟楼与鼓楼、伽蓝殿与祖师殿、客室与云水堂等。塔为多层,建于伽蓝外。材料以木、砖为主,屋瓦大多加上彩色涂绘。中国著名的佛教建筑中,如建于魏孝明帝熙平元年(516)的永宁寺,被誉为“此寺精丽,阎浮所无”。又中国的佛教建筑,可谓为中国佛教艺术的大观,盖因印度亦无如此诸堂整齐、蔚然壮观的佛教建筑。其他诸国,如韩国、越南的佛教建筑,可说系承袭中国的样式;满蒙则杂有西藏与中国的风格。日本的佛教建筑亦模仿中国的样式,且多采用木造,初期建筑呈现左右整齐对称的配列,塔多半配置于伽蓝内。平安朝以后,除禅宗寺院外,伽蓝的配置则多倾向自由化。至于细部的式样,平安朝以前为和式,镰仓时代以后则有唐式、和式、天竺式三种,后来为和式与唐式混合的普通样式。昭和以后采用钢筋混凝土建造。

(二)雕刻

   于世尊涅槃后,佛徒多以金刚座、菩提叶、法轮、佛足、伞盖等为膜拜对象,直至西元一世纪中叶,始渐流行佛像的塑造。迨四、五世纪阿摩罗婆提(梵Amaravati)的大塔,其栏楯有佛形像全具的佛传图。于印度,雕刻艺术的遗品最著名者为旁遮普的阿旃多石窟(梵Ajanta^ )的雕像,阿旃多素有“东方艺术的宫”的美称,石窟内部多壁画,外部则多雕刻,其人物表情均极庄严生动,富有浓厚的宗教气息。又印度以北的佛教造像则具犍驮罗艺术风格。此外,阿富汗喀什米尔的巴米羊(Bamian)遗迹,保存世界著名的崖壁大佛像,高达五十二公尺余。其他如柬埔寨的安哥窟、爪哇的婆罗浮图等,皆有雕造精湛的石雕艺术。于中国,历朝所凿造的石窟,内中多含大量造像。而中国石窟的造像艺术,初时甚受犍驮罗与印度的影响,至唐宋即完全表现中国风格的特色。此外,东晋戴逵父子,由泥塑而发明夹纻;北朝李雅、张岫先后塑造嵩山少林寺佛像与安阳万佛沟石窟造像;唐时杨惠的的塑像传神,凡此皆为后世塑佛树立良好规范。

(三)绘画

   印度自古即有以画为业者。如阿旃多石窟的初期作品,即为佛教壁画的最早制作。例如第十窟的六牙白象本生图,可追溯为纪元前的作品。此外,残留于阿旃多第二期(五、六世纪间)、第三期(七世纪)等诸窟的绘画极多,其特色系由明暗的对比产生立体效果。另于锡兰悉耆利耶石窟(巴Si^giriya )的供养天人图,可推定为五世纪所传留下来的壁画,其手法系属于阿旃多石窟绘画的技巧,此一风格系经由西北印度输入的希腊文化,与佛教文化相混合而产生的特殊艺术型态,故阿旃多石窟不仅成为印度艺术的宝库,亦成为远及中亚、中国、日本的佛教艺术的源流。如阿旃多石窟中的龙女传说图、飞天图等,甚至远如日本亦受其风格影响,如法隆寺的壁画、日野法界寺阿弥陀堂的飞天图等。

   关于佛画方面,最初约有本生谭、佛传图、帧像、壁画等四类。帧像的画法,系先于中央画好佛像,次于像下书写三归依的文,再次书写五学处、十二因缘,最后于像上书写二颂。通常佛画有三种用途:庄严、供作本尊、法具。大抵而言,一切佛像从其形体容貌的相好而言,均是相同,故区别各各不同的佛,主要由“手印”分辨。除相好与手印外,尚须注意度量,如全身长一二○分,肉髻高四分,面长十二分,颈长四分等。

   中国历代名家多作寺院壁画,尤于唐代,当时画家若被任命绘制寺院壁画,必引为一生中的殊遇。著名的画家有顾恺的、陆探微、张僧繇、袁子昂、吴道子、李公麟等。惜以佛寺多为砖木所造,每易毁于兵燹水火,独西陲的敦煌、吐鲁番等地的石窟壁画得以幸免灾厄,灿然存在。西域出身的尉迟乙僧被誉为初唐第一位佛画家,常以独特的“远近法”绘制西域风的变相图。此外,中国禅僧的水墨画至今仍被画界所重,此类仅藉着上墨色来表现宇宙风貌精神的画风,可视为禅宗特有的风格,亦为中国艺术的奇葩。自宋以后,大型壁画的独特画风逐渐衰微,代的以禅宗祖师像、罗汉像,又在禅僧指导下,墨绘与书法因而发达,著名的禅画代表者有牧溪、梁楷、石涛、八大山人、渐江、玉涧等,彼等绘画技巧的特出、气慨的壮大,予画界极大的影响。其中尤以石涛最具代表性,其“一笔画”的绝创,为中国禅画最佳的写照。日本十五世纪室町时代即集中国宋代墨绘的大成,中心人物有如拙、周文、雪舟等。

(四)工艺

   佛教历史中最古的工艺品为舍利容器,材料有金属(金、银、铜)、玉、石、木等,通常埋于佛塔的中;于印度,最早的遗品约为西元前四世纪的作品。中国与日本的塔婆,中间多埋有舍利容器。一般佛教所用的器具类,统称为佛具或道具,其种类样式繁多,以下略分七类统括的:

(1)尊像的庄严具,如天盖、幡、花鬘、缨络等。
(2)供养具,如香炉、烛台、花瓶、花笼、盘等。
(3)乐器类,梵钟、金鼓、磬、铜锣、铃、木鱼等。

 

(4)容器,如经箱、袈裟箱等。
(5)僧侣的法服及所持物,如袈裟、锡杖、念珠、如意等。
(6)密教的修法具,如金刚杵、金刚铃、羯磨杵、礼盘等。
(7)与雕刻、建筑有关的作品,如橱子、佛龛、佛坛、灯笼等。
    中国唐代前后,佛教与民间生活相结合,工艺方面固然大量制作法器与供具,一般生活器具亦皆渗入佛教艺术的成份。宋代因的,直至目前,即或略有变易,而佛教影响的因素仍不难判知。

 
 
关闭窗口
 
 

 
 
184 Jalan Toa Payoh Singapore 319944
电话: (65)6259-6924 传真: (65)6352-9329